新闻信息

主页 > 幸运28网站分析 >

北京赛车开奖平台:凤凰征文|1999年台海特级战备

凤凰征文|1999年台海特级战备 我在运输机里待命


来源:报国故事

 
 

我的英雄情结

作者:毛雨松 男,40岁,湖北人

我一直有一股英雄情结!这个英雄情结让我得到身边朋友们的赞许,不过也因为这个英雄情结,惹了不少麻烦,甚至有时候还狼狈不堪!

什么是英雄呢?在我的印象里,英雄应该是那种“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山崩于前而不变色,地裂于后而不回头。”能在电光火石般的时刻瞬间,霹雳而出,做出令人赞许而又惊讶的决定和举动。

至于一个普通人跟一个英雄有何区别?一个英雄怎样与社会和历史发生关系并产生影响?我倒没有去仔细考虑过。就像这大山、天空与人的关系:英雄是一种形态,有了人站在山顶,方才更显得山的巍峨和活性;反过来,巍峨的大山、陡峭的崖壁,如盖的天空、静穆的山林,逍遥的白云,也会在不自觉中塑造你——你的气质、性格和命运。

我的英雄情结源于小时候。那时的乡村对我而言,贫穷、封闭、寂静,但有那种乡土社会特有的亲情,炽热的氛围萦绕着,滋养着。那时农村文化生活单调,放个电影就是我们最快乐不过的事情。虽然片子有些单调,大部分是反映战争年代素材的片子,但正是那些片子里的英雄形象在我的童年的心里烙下了英雄的影子和挥之不去的情怀,似乎在心底深处总是酝酿着一种躁动的力量。

我的英雄情结跟我的六叔有密切的关系。他身材魁梧,爱憎分明,很喜欢看书,小时夏夜,经常给我讲《三国演义》、《水浒传》里的英雄故事。1979年,六叔参军第一年,要从他所在的部队抽调一批老兵和技术兵补充前线的甲种师主攻部队。因他是第一年的兵,没有他,他急了,写血书找领导,定要参战。后获批,因英勇杀敌,表现突出,立了一等功。当立功的消息传到家乡,镇、村干部带着立功喜报和一块“英雄光荣”的大红牌匾,在一片锣鼓和爆竹声中挂在奶奶的大门上时,童年的我受到了强烈的感染:原先的英雄都是在电影里,原来英雄并不遥远,可以就在身边。后来只要六叔一探亲回家,我就缠着他给讲战场的故事,讲炸暗堡的牺牲的战友,讲以身滚雷为连队开路的副班长,讲炮弹落在身边时刻,排长把他按在身下……讲到动情处,一向刚烈性情的六叔红着眼睛哽咽落泪说,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

这些应该是童年对英雄最清晰的记忆了,它是我对战争的残酷和生与死恐惧的最初体味。六叔那双刚强而湿润的红眼圈影响了我好多年,每次遇到别人对我的英雄情结讥讽的时候,我都会想起它和挂在家里的那块大红匾,那犀利火红的颜色让我莫名颤抖和激动。这种颤抖和激动压倒了我内心的恐惧和别人复杂的眼神,还有我那个年代的内心世界。

多年之后,虽然对那场早已过去的战争有这样那样的议论,甚至还有一下别有用心的人对当时的参战官兵和英雄提出种种质疑和非议之时,我总是觉得异样地气愤。在国家利益和民族尊严受到侵犯之时,如果没有英雄们的青春和热血,那我们这个民族还能生生不息么?没有英雄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怜的民族,有英雄而不知敬重与珍惜的民族,注定是最没有前途的民族。

在我的童年时代,20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中期。虽然乡村处于大浩劫之后的死寂与走向改革的热潮过渡期的模糊阶段,可物质匮乏,生活水平还很不易,甚至不易得让人心疼。由于乡土社会的原始的那种乡亲,亲情的滋润与维护,十年浩劫对人们之间相互关系的破坏要比外面小得多。不管是以后富裕起来的大户、权威的政府官员、卑微的普通百姓有着这样那样延续千百年来的模式和思维,可对英雄的赞许和肯定确实高度一致的,是发自内心的一种尊敬。英雄情结既是历史文化认同的产物,也是获得现实生活生存发展精神支柱的基本形态。

这种情结总是以不同的面目延续着。历史的阶段性重复和折腾,其实就像人一样,所谓“好了伤疤忘了痛”,不断愈合,再重新制造新的创伤。虽然后来陆续从一些史料中获知”“文革”中许多各条战线、行业的英雄有被污蔑甚至迫害的事实,还有少数当年的英雄后来堕落甚至犯罪。而我所记忆的只是一些碎片式场景,人们在播种、收割、春天、夏天、上学、成长之余,英雄的情结嵌入在平静日常的生活中,带来并不深刻却真挚的眷恋和对正义苛求与担忧。

不管是1960年中国首次攀上珠峰的王富洲、屈银华、贡布,还是后来尧茂书等的长江首漂,老山前线的史光柱,还是柯受良的飞越黄河,等等等等。英雄不只存在于支离破碎的话语之中,而是与现实的生活和情感都息息相关。没有亲身上过战场,没有经历宏大场景,没有经历过一瞬生死抉择的,没有荣耀和言说的资本。虽然没有被安排继承英雄历史遗产的心理,也没来得及领悟新的时代规则并投入其中,英雄情结虽偶尔也被历史的琐屑、生活的边角料所击中;虽然这些碎屑是如此琐细、不重要,以至于根本不值得被提起,但却仍然实实在在地影响着一代代人的人生。

高中毕业,带着一份内心深处的英雄情结参军了。在部队,既体味到火热的军营生活,也觉察到一些暗角落里面的诡异。第二年,首长来我们团视察,当时正值士官制度开始试点。在士兵代表恳谈会上,首长按一般程序让我们实事求是提意见和建议。前面发言的都是象征性地说一些枝末细节,甚至还有是那种明贬实抬的措辞。轮到我发言,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和冲动,我把一些团里存在士官晋升中暗箱操作和平时物资管理混乱的现象哗啦地吐出来。首长顿时脸色铁青,团领导们个个面面相觑,不知所措,结果可想而知。但我为自己的“英雄情结”付出了代价:士官肯定是没有份了,两年考上了军校,也都是在政审这一关被否了,也许这算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按理说,这不算什么英雄行为,只不过是一个冲动罢了,不过若干年后当年的指导员一句“英雄的举动就是正义的冲动”的话语似乎让我有了点安慰——毕竟自己还充了一回英雄,管它值不值!

98年带新兵,最后一项组织进行手榴弹实弹投射。一名新兵由于紧张,拉弦以后,哆哆嗦嗦,一下掉在地上。当时在场的人都被这突然的意外惊呆了在后坡上的我不知哪来的勇气,疾步上前,一脚踹了出去,顺手把新兵摁在地上。“轰”的一声。虽然得到了表彰,但想想还有点后怕。现在不时在央视军事新闻中报道某某因为训练时和我当年类似的行为,立了功,破格提拔等等,我虽有点小失落,也有点小得意,毕竟也曾有点英雄的模样了!

1999年7月,台海阴云密布,黑云压城。由于李登辉所谓的“两国论”和独立公投,局势剑拔弩张,一触即发,我所在部队奉命开赴战区,处于特级战备。当时天天在运输机里面待命,想想可能随时下达的第一波空降攻击命令,不知怎么,一贯有点小英雄情结的我居然有些害怕,暗地把一些私人物品和信跟战友做了一个交换。想到一旦光荣后亲人的悲伤,每天等待的时候总有些控制不住地发抖,到现在还成为了战友的笑柄。当时也纳闷,自己这是怎么了,难道这点英雄形象就这样丧失殆尽了么?

退役后,总是有点想不通,难道是一个伪英雄情结,怎么就临战时突然怕了呢?有次跟六叔谈及此事,他说:正常,当年他也是一样,因为从没经过实战,真正发起攻击后倒无所谓恐惧,就是在前沿潜伏的一晚上,都是身上瑟瑟发抖冒冷汗。听了这些,算是有了一点悟得。后来看了一则新闻,说是一个业余登山爱好者去挑战珠穆朗玛峰,结果在中途,感到身体的严重不适应,在几经调整无果后,选择了放弃。他后来接受采访时说:怕死也是一种勇敢,是对客观条件和自己生命的尊重。这好像找到了一点答案,自己心里也得到了一丝宽慰。

2001年7月深圳宝安区的一个夜晚,昏暗的夜里传来“救命”的呼声。刚好路过的我循声跑去,原来是两个外地来找工作的女孩被几个流氓挟持着望巷子里拖。没来得及想,抄起一根木棒横扫过去,混战中,身中两刀,救出两个女孩后,在医院里面躺了一星期。厂里的同事知道后,敬佩、怀疑、不屑地皆有,但猝不及防的是老板板着脸用近乎讥讽的口气说:你是不是脑袋有问题,有英雄情结了?这事归你管么?现在正缺人手,你倒好……后面的话记不清,反正“脑袋有问题,有英雄情结了”这句是记得清楚的。虽然出院后我的第一件事就是辞职走人了,但这句“脑袋有问题,有英雄情结了”一直在脑海里回荡,我想也许他说得是,也许不是,也许是也不是,管他呢!在他的思维里,世界和人已经全部是货币化而且是可以量算对比的。“脑袋有问题,有英雄情结了”又怎样?我也不在乎!或许应该是他!

虽然对于他的话当时是不屑一顾,甚至于我还跟别人调侃:“这一辈子也算做了几件充英雄的事,虽然没得什么实惠,如果今后不慎做了坏事,也能心里有点平衡啥!”但这句话确实在我心中闪烁了好多年。对于一个有着那么一点小英雄情结的我来说,“脑袋有问题”是一个莫大的侮辱和打击,它是现实主义和理想主义的冲撞么?不是!是市场经济和英雄情结的冲撞么?也不是!就像你正在KTV豪情满怀地K某首歌,突然停电的那种落寂与愤葱,它们突然让你体会到世间百态的复杂的情感,那应该是我的英雄情结最冰冷的一次碰撞和开始的初步解析与反思。那充满讥讽的一句,让你震惊!一个人原来可以这样放肆和冷漠、赤裸裸地把正义之举不屑一顾。在当今的社会,这些来自于唯我和唯钱的思维,貌似带有很深的“解放”意味,显然看来,还不是那么简单,这里面蕴含着更复杂,也更难以判断的文化和社会意识心理的悄然变化。

也许这种意识改变早就在潜在的进行着,只是我一直没有觉察到而已。当那种《古惑仔》式的情结成为流行和逐渐蔓延变种之时,就应该思考:在这个多元文化的社会里,英雄情结不求红灿灿,但决不能黑糊糊!否则我们的英雄情结将来要在何处安放?

似乎有一个通道慢慢打开,转型期的社会文化的多元化是正常的,也是有益的。还有新的方式,身体还有更多感应,生命还有更多情感、情结,它似乎是无穷尽的。记得当年的我,在看过《古惑仔》之后,由那色彩和身姿而起的困惑和迷茫,也是毋庸置疑的。

不久前看到网上报道:雷楚年——这个当年在汶川大地震中,四川彭州的初中生,在地震发生时勇救7名同学,与林浩等一起被评为全国“抗震救灾英雄少年”,也因此成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火炬手,现在却成了被控诈骗了21人共46.3万元的诈骗犯而被判刑。成名后随着名气越来越大,迷失方向的他借着自己的名气,声称可以通过所谓的“关系”,帮人找空姐工作、就读重点中学、购买驾照等,进行诈骗和奢侈消费。诚然,问题是出在他身上,但想想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他的监护人和老师,还有弥漫得一种甘做市场奴隶的名利风气——名利就该交易,是非无关紧要,价值何妨虚置。或许这些价值观念的虚无病尘嚣甚上,才是让当年的小英雄枯萎的“重金属”土壤。

表扬和不屑一直伴随着我的整个成长过程和英雄情结。有时甚至也有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自己的表情,就好像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个世界,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观点。我对那些有鲜明个性的人总是敬佩不已,也许这种英雄情结是某种带有保守的倾向——这种保守并非一种有意识顽固,而是长期心灵浸润后的结果。江山易改,本性难易。我觉得这种保守起码应该是一种有益的坚守,但一想那讥讽的“脑袋有问题”,又觉得有些诡异。认同与不屑我都不在意,怕得是如今的这种冷漠,沉重地黏滞在心灵深处,不敢张扬,不敢冲破任何一种哪怕最简单的成规。当英雄行为到了像大熊猫一样的物以稀为贵那样,我们才选择承认他,喜欢他么?中华民族的文明史,其实也是一部英雄史书,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不知不觉中,那部热血奔涌,震撼人心的历史在被人人为或者别有用心的虚无搁置,甚至被丑化和抛弃,抽干了,变成了一部枯燥,干瘪的室内标本,放在那里无人问津。

在阴影中生活久了人,他自己也会逐渐变成了阴影的一部分。不知何时,还有的人把英雄的宣传和意识形态挂上钩,说是为了宣传的需要,是体制的特产,在质疑、颠覆甚至丑化英雄的过程中寻找快意。那么在法国,对圣女贞德的任何调侃与不恭,都被会看做是犯罪的极端行为;在印度,如果谁胆敢对甘地指手画脚,普通百姓就会把他当做大逆不道的疯子和罪犯;在美国,马丁路德金是反抗种族歧视的精神领袖,对其的任何不敬都会遭到普通公民的谴责,这都是为何?英雄情结和英雄行为应该是普世价值观中最有共识的道德和境界认同。英雄不是点燃的蜡烛,而应该是一束纯净的阳光!蜡烛有燃尽的时候,而英雄的精神会永存,此无关主义,也无关立场,而是一直由历史的卷轴在印照和证明着。

由于种种原因,在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停止了红场阅兵和纪念卫国战争中英雄的活动,而且进行所谓的“完全去苏联化”人为断了军队的血脉营养。结果不但军队的士气受挫,而且很快波及和措乱了社会心理和秩序。普京继任后,敏锐地察觉到这一问题,果断恢复红场阅兵和对英雄的纪念,俄罗斯军队也逐渐恢复了荣誉感和血脉,走出了历史的虚无主义的影响。一个民族的英雄不应该受政治因素的变迁而受影响,他们为这个民族做出的伟大牺牲和贡献是这个民族的宝贵的精神富矿,这样的民族才能永葆英雄情结,焕发耀眼的光芒。

前年,单位组织去海南旅游。见过万泉河峰峦起伏,流水穿林绕麓;欣赏过风光优美、海水如镜,沙滩如银的亚龙湾;还有如诗如画,美有胜收天涯海角风景区后,准备在三亚乘车返回。候车时大家都在兴高采烈的谈论着一路的风景,兴奋依旧。这时出现一个驻着拐杖的残疾乞讨者,他很有些特别,不同于一般乞讨者,他眼里露出一股凶光,拿一个碗走到候车室乘客面前,一句“给钱”就凶狠地逼视着对方。很多人被他那凶狠的眼光压住,赶忙往里面丢钱。到了我这,心里很有些不爽,一边掏硬币,一边直盯着他说了句“你要钱也不能这样要嘛!”没想到这家伙突然挥起拐杖就打过来“我就这么要,你管得着,别人都不说,就你屌?”搞得我茫然失措,毫无心理准备,没办法只有东躲西藏在人群里。好在快要验票进站了,没想到那家伙居然在验票口守着,好不容易在同事们的掩护下,从另一个验票口落荒而逃似地进站上了车。他们都笑我,看你这英雄形象算是毁尽了,英雄情结也丢了。哎!惹不起!这英雄情结像洒落了一地的鸡毛,真得是有点心酸!真有点"三亚归来不看海,除却亚龙不是湾"的味道了。

这当然只是一个偶然的小插曲,你不能说现在社会的一些现象,就把英雄和所谓“斗狠”相提并论,甚至于就否认大多数人的英雄情结。也许他们似乎是沉默的、面目模糊的一群,你很难找出可以作为代表来分析的人物,因为没有形成那种昔日英雄辈出的现象,也没有创造过新鲜的壮举。在历史的河流里,一个人真正坚守和投入任何一种情感,不是因为没有迷失过,没有选择,没有自私,没有贪婪;而是因为没有也不想抛弃、放弃,不想只是做一个看似冷静、实则不知道如何处理自己的旁观者。

去年,因我常给报社和知名网站写热点时事评论,也成了周围圈子内所谓“名人”。一个十五年前由于刑讯逼供而错判故意纵火罪的人的父亲找到我,恳请我给写一篇评论呼吁一下——他儿子冤枉坐了十五年的牢,现在虽承认证据不足和当初的刑讯逼供而无罪释放,但赔偿无着落,也不公开恢复名誉。我欣然同意,还利用休息时间去了解,主要是当地公安和司法相关人员因为这个案子涉及到很多人的仕途,所以踢皮球、装睡。于是我就实事求是地在网上写了一篇专题评论,没想到引起轩然大波。不但当地涉案部门以污蔑诽谤而把我告上法庭,甚至我和家人不断收到威胁电话和短信。

经过数月的折腾,最后官司虽然以原告方撤诉而不了了之,但是我却高兴不起来,没有一点赢的感觉。当事人和相关部门私下和解得到了一定赔偿后不但不为我出庭作证,而且还不再接听我的电话。家人和朋友都埋怨我“充英雄”多管闲事,吃亏不讨好,我无言以对。当然,我想他这样做有他的顾虑和难处,肯定也是收到了一些不确定的“信息”。毕竟他和家人天天还要在那个地方生活,还要与他们打交道,我之努力为他争取到了本该属于他的公平正义,虽然并不完美。虽然这件事让我身心疲惫,但还是无怨无悔。我想,如果每个人在准备“充英雄”时,就想得到所谓理所当然的“回报”,那不就丧失了英雄情结的初衷了。

某一个甚至某一群体的人可以没有英雄行为,但是作为一个社会却不能失去英雄情结。如果都是那样的“成熟”,那整个社会群体必然是一副心事重重、怀疑迷茫、未老先衰的神情。许多次像企鹅一样摔倒,在疼痛与无奈的刺骨寒风中,企望接受一场命运的大雪。虽然如今欲望横流,道德迎风瓦解,许多人被浮尘撞倒,似乎乱了方寸,但只要内心深处还有一颗英雄情结的灵魂,哪怕再一次挂在刀尖上,也会使每一个夜晚意外地尖锐,每一个清晨锋利无比,每一个黑暗废墟中烛光显得特别的温暖。

虽然我的英雄情结屡遭打击,但依然坚信,不管市场价值观念是怎样地汹涌而至,也不能完全用市场的眼光和价格去衡量和估算英雄行为的价值,去贬低甚至抛弃一个人乃至一个社会的英雄情结。从某种一样上说,英雄的群体就是代表一个时代的符号,如果找不到这个时代或历史的切入点,你将无法找到存在的理由和价值感。如果无法感受到问题和矛盾之源,你就如进入无物之阵,陷入四面空虚的困境。难道因为我们生活在社会历史特定的转型期的琐屑之中,就不配拥有进入历史并寻找自我的机会和权利,就不配拥有一份初心的坚守么?英雄,应该永远是社会价值的标杆灯塔!他们照亮了历史的道德天空,丰富着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成为社会核心价值观中最为丰富的精神沃土。

迷茫的时代,需要英雄成为头顶上的“启明星”;怀疑时代,需要英雄成为心中的“压舱石”;浮躁时代,需要英雄成为人生矫正的“坐标系”。英雄之所以在人们心目中是高大的,是有光环笼罩的,这是因为英雄从来就羞于与自私贪婪为伍。英雄不是凭空出世,也不是天外来物,他需要一份全社会英雄情结的土壤来培育和托举,那么,现在的人们能做到吗?

隔阂似乎比砒霜还要毒。每每就要在放弃的瞬间,总有一线高原的光反复照耀下来,像一本神灵的读物,迫使我寂静地坐着,从阳光里一页一页翻阅悲伤,从灵魂记忆里查找幸福的源代码,从奔跑的悔恨里拦截精神暴力。疏远与分离让心灵一针见血,误解甚至不屑使这份英雄情结变得成熟起来,只要它一闭上眼睛,苦难就睡着了。

当然,没有人会甘愿平凡。怎么才能叫不平凡呢?舍生忘死,慷慨捐躯,拯救生命,挽救危亡,这固然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或能够勇于做到的,可是当看到扒窃能喊一声,人有危难拉一把,应该是大多数人能够做到的。当洪水肆虐,淹没一切的时候,每一滴水都参与了犯罪;同样,当阳光升起,穿过雨雾阴霾温暖大地之时,每一缕阳光都奉献了光和热。所以我认为,英雄情结可以是一种理想,一种追求,一种上进,她应该从点点滴滴的小事中闪现出人性的光华。如果真的能做到这一点,那么英雄也很普通,英雄情结的光芒又无处不在,英雄也就离我们很近。

社会中很多有英雄情结的人很多时候那种无助的感觉真像被架空一样。并不是这份情结本身没有意义,而是作为一个每天面临柴米油盐的拷问中,不知道怎么寻找到理想在现实与历史共在平衡的感觉。更为致命的一点是,作为一个有点英雄情结的人,其实也即确立一种阶层和一种生活方式,它是否意味着你再次被隔离开来呢?当一份英雄情结就受到讥讽的时候,它所蕴含的内在破坏力和启发价值就逐渐扩大了,这个社会将会再次未老先衰。

诚如著名诗人潇潇诗中所言:你不能让一切都成为可能/ 你只有一副肉身和一颗被逆风吹散的心/ 学习苦难,接近幸福/ 让生活中那些重负不要致命/ 纯粹为自己活一次/ 最短60秒,最长下半辈子/

人都是会死去的,这对每个人来说,是不公平中的最公平。始终保留中一份英雄情结直到死去的那一刻,未免不是一种淡淡的幸福。

灵魂像一条鱼,平时潜藏在水底,时不时跃出水面。

仰望星空,扣问初心,让灵魂与脚步同行!伤口上长出的翅膀,依然在追寻梦中的红帆船!我骄傲,我有点英雄情结!我坦然,即使它还时不时跟我发生一点争吵!

 

凤凰征文|1999年台海特级战备 我在运输机里待命


来源:报国故事

 
 

我的英雄情结

作者:毛雨松 男,40岁,湖北人

我一直有一股英雄情结!这个英雄情结让我得到身边朋友们的赞许,不过也因为这个英雄情结,惹了不少麻烦,甚至有时候还狼狈不堪!

什么是英雄呢?在我的印象里,英雄应该是那种“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山崩于前而不变色,地裂于后而不回头。”能在电光火石般的时刻瞬间,霹雳而出,做出令人赞许而又惊讶的决定和举动。

至于一个普通人跟一个英雄有何区别?一个英雄怎样与社会和历史发生关系并产生影响?我倒没有去仔细考虑过。就像这大山、天空与人的关系:英雄是一种形态,有了人站在山顶,方才更显得山的巍峨和活性;反过来,巍峨的大山、陡峭的崖壁,如盖的天空、静穆的山林,逍遥的白云,也会在不自觉中塑造你——你的气质、性格和命运。

我的英雄情结源于小时候。那时的乡村对我而言,贫穷、封闭、寂静,但有那种乡土社会特有的亲情,炽热的氛围萦绕着,滋养着。那时农村文化生活单调,放个电影就是我们最快乐不过的事情。虽然片子有些单调,大部分是反映战争年代素材的片子,但正是那些片子里的英雄形象在我的童年的心里烙下了英雄的影子和挥之不去的情怀,似乎在心底深处总是酝酿着一种躁动的力量。

我的英雄情结跟我的六叔有密切的关系。他身材魁梧,爱憎分明,很喜欢看书,小时夏夜,经常给我讲《三国演义》、《水浒传》里的英雄故事。1979年,六叔参军第一年,要从他所在的部队抽调一批老兵和技术兵补充前线的甲种师主攻部队。因他是第一年的兵,没有他,他急了,写血书找领导,定要参战。后获批,因英勇杀敌,表现突出,立了一等功。当立功的消息传到家乡,镇、村干部带着立功喜报和一块“英雄光荣”的大红牌匾,在一片锣鼓和爆竹声中挂在奶奶的大门上时,童年的我受到了强烈的感染:原先的英雄都是在电影里,原来英雄并不遥远,可以就在身边。后来只要六叔一探亲回家,我就缠着他给讲战场的故事,讲炸暗堡的牺牲的战友,讲以身滚雷为连队开路的副班长,讲炮弹落在身边时刻,排长把他按在身下……讲到动情处,一向刚烈性情的六叔红着眼睛哽咽落泪说,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

这些应该是童年对英雄最清晰的记忆了,它是我对战争的残酷和生与死恐惧的最初体味。六叔那双刚强而湿润的红眼圈影响了我好多年,每次遇到别人对我的英雄情结讥讽的时候,我都会想起它和挂在家里的那块大红匾,那犀利火红的颜色让我莫名颤抖和激动。这种颤抖和激动压倒了我内心的恐惧和别人复杂的眼神,还有我那个年代的内心世界。

多年之后,虽然对那场早已过去的战争有这样那样的议论,甚至还有一下别有用心的人对当时的参战官兵和英雄提出种种质疑和非议之时,我总是觉得异样地气愤。在国家利益和民族尊严受到侵犯之时,如果没有英雄们的青春和热血,那我们这个民族还能生生不息么?没有英雄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怜的民族,有英雄而不知敬重与珍惜的民族,注定是最没有前途的民族。

在我的童年时代,20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中期。虽然乡村处于大浩劫之后的死寂与走向改革的热潮过渡期的模糊阶段,可物质匮乏,生活水平还很不易,甚至不易得让人心疼。由于乡土社会的原始的那种乡亲,亲情的滋润与维护,十年浩劫对人们之间相互关系的破坏要比外面小得多。不管是以后富裕起来的大户、权威的政府官员、卑微的普通百姓有着这样那样延续千百年来的模式和思维,可对英雄的赞许和肯定确实高度一致的,是发自内心的一种尊敬。英雄情结既是历史文化认同的产物,也是获得现实生活生存发展精神支柱的基本形态。

这种情结总是以不同的面目延续着。历史的阶段性重复和折腾,其实就像人一样,所谓“好了伤疤忘了痛”,不断愈合,再重新制造新的创伤。虽然后来陆续从一些史料中获知”“文革”中许多各条战线、行业的英雄有被污蔑甚至迫害的事实,还有少数当年的英雄后来堕落甚至犯罪。而我所记忆的只是一些碎片式场景,人们在播种、收割、春天、夏天、上学、成长之余,英雄的情结嵌入在平静日常的生活中,带来并不深刻却真挚的眷恋和对正义苛求与担忧。

不管是1960年中国首次攀上珠峰的王富洲、屈银华、贡布,还是后来尧茂书等的长江首漂,老山前线的史光柱,还是柯受良的飞越黄河,等等等等。英雄不只存在于支离破碎的话语之中,而是与现实的生活和情感都息息相关。没有亲身上过战场,没有经历宏大场景,没有经历过一瞬生死抉择的,没有荣耀和言说的资本。虽然没有被安排继承英雄历史遗产的心理,也没来得及领悟新的时代规则并投入其中,英雄情结虽偶尔也被历史的琐屑、生活的边角料所击中;虽然这些碎屑是如此琐细、不重要,以至于根本不值得被提起,但却仍然实实在在地影响着一代代人的人生。

高中毕业,带着一份内心深处的英雄情结参军了。在部队,既体味到火热的军营生活,也觉察到一些暗角落里面的诡异。第二年,首长来我们团视察,当时正值士官制度开始试点。在士兵代表恳谈会上,首长按一般程序让我们实事求是提意见和建议。前面发言的都是象征性地说一些枝末细节,甚至还有是那种明贬实抬的措辞。轮到我发言,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和冲动,我把一些团里存在士官晋升中暗箱操作和平时物资管理混乱的现象哗啦地吐出来。首长顿时脸色铁青,团领导们个个面面相觑,不知所措,结果可想而知。但我为自己的“英雄情结”付出了代价:士官肯定是没有份了,两年考上了军校,也都是在政审这一关被否了,也许这算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按理说,这不算什么英雄行为,只不过是一个冲动罢了,不过若干年后当年的指导员一句“英雄的举动就是正义的冲动”的话语似乎让我有了点安慰——毕竟自己还充了一回英雄,管它值不值!

98年带新兵,最后一项组织进行手榴弹实弹投射。一名新兵由于紧张,拉弦以后,哆哆嗦嗦,一下掉在地上。当时在场的人都被这突然的意外惊呆了在后坡上的我不知哪来的勇气,疾步上前,一脚踹了出去,顺手把新兵摁在地上。“轰”的一声。虽然得到了表彰,但想想还有点后怕。现在不时在央视军事新闻中报道某某因为训练时和我当年类似的行为,立了功,破格提拔等等,我虽有点小失落,也有点小得意,毕竟也曾有点英雄的模样了!

1999年7月,台海阴云密布,黑云压城。由于李登辉所谓的“两国论”和独立公投,局势剑拔弩张,一触即发,我所在部队奉命开赴战区,处于特级战备。当时天天在运输机里面待命,想想可能随时下达的第一波空降攻击命令,不知怎么,一贯有点小英雄情结的我居然有些害怕,暗地把一些私人物品和信跟战友做了一个交换。想到一旦光荣后亲人的悲伤,每天等待的时候总有些控制不住地发抖,到现在还成为了战友的笑柄。当时也纳闷,自己这是怎么了,难道这点英雄形象就这样丧失殆尽了么?

退役后,总是有点想不通,难道是一个伪英雄情结,怎么就临战时突然怕了呢?有次跟六叔谈及此事,他说:正常,当年他也是一样,因为从没经过实战,真正发起攻击后倒无所谓恐惧,就是在前沿潜伏的一晚上,都是身上瑟瑟发抖冒冷汗。听了这些,算是有了一点悟得。后来看了一则新闻,说是一个业余登山爱好者去挑战珠穆朗玛峰,结果在中途,感到身体的严重不适应,在几经调整无果后,选择了放弃。他后来接受采访时说:怕死也是一种勇敢,是对客观条件和自己生命的尊重。这好像找到了一点答案,自己心里也得到了一丝宽慰。

2001年7月深圳宝安区的一个夜晚,昏暗的夜里传来“救命”的呼声。刚好路过的我循声跑去,原来是两个外地来找工作的女孩被几个流氓挟持着望巷子里拖。没来得及想,抄起一根木棒横扫过去,混战中,身中两刀,救出两个女孩后,在医院里面躺了一星期。厂里的同事知道后,敬佩、怀疑、不屑地皆有,但猝不及防的是老板板着脸用近乎讥讽的口气说:你是不是脑袋有问题,有英雄情结了?这事归你管么?现在正缺人手,你倒好……后面的话记不清,反正“脑袋有问题,有英雄情结了”这句是记得清楚的。虽然出院后我的第一件事就是辞职走人了,但这句“脑袋有问题,有英雄情结了”一直在脑海里回荡,我想也许他说得是,也许不是,也许是也不是,管他呢!在他的思维里,世界和人已经全部是货币化而且是可以量算对比的。“脑袋有问题,有英雄情结了”又怎样?我也不在乎!或许应该是他!

虽然对于他的话当时是不屑一顾,甚至于我还跟别人调侃:“这一辈子也算做了几件充英雄的事,虽然没得什么实惠,如果今后不慎做了坏事,也能心里有点平衡啥!”但这句话确实在我心中闪烁了好多年。对于一个有着那么一点小英雄情结的我来说,“脑袋有问题”是一个莫大的侮辱和打击,它是现实主义和理想主义的冲撞么?不是!是市场经济和英雄情结的冲撞么?也不是!就像你正在KTV豪情满怀地K某首歌,突然停电的那种落寂与愤葱,它们突然让你体会到世间百态的复杂的情感,那应该是我的英雄情结最冰冷的一次碰撞和开始的初步解析与反思。那充满讥讽的一句,让你震惊!一个人原来可以这样放肆和冷漠、赤裸裸地把正义之举不屑一顾。在当今的社会,这些来自于唯我和唯钱的思维,貌似带有很深的“解放”意味,显然看来,还不是那么简单,这里面蕴含着更复杂,也更难以判断的文化和社会意识心理的悄然变化。

也许这种意识改变早就在潜在的进行着,只是我一直没有觉察到而已。当那种《古惑仔》式的情结成为流行和逐渐蔓延变种之时,就应该思考:在这个多元文化的社会里,英雄情结不求红灿灿,但决不能黑糊糊!否则我们的英雄情结将来要在何处安放?

似乎有一个通道慢慢打开,转型期的社会文化的多元化是正常的,也是有益的。还有新的方式,身体还有更多感应,生命还有更多情感、情结,它似乎是无穷尽的。记得当年的我,在看过《古惑仔》之后,由那色彩和身姿而起的困惑和迷茫,也是毋庸置疑的。

不久前看到网上报道:雷楚年——这个当年在汶川大地震中,四川彭州的初中生,在地震发生时勇救7名同学,与林浩等一起被评为全国“抗震救灾英雄少年”,也因此成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火炬手,现在却成了被控诈骗了21人共46.3万元的诈骗犯而被判刑。成名后随着名气越来越大,迷失方向的他借着自己的名气,声称可以通过所谓的“关系”,帮人找空姐工作、就读重点中学、购买驾照等,进行诈骗和奢侈消费。诚然,问题是出在他身上,但想想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他的监护人和老师,还有弥漫得一种甘做市场奴隶的名利风气——名利就该交易,是非无关紧要,价值何妨虚置。或许这些价值观念的虚无病尘嚣甚上,才是让当年的小英雄枯萎的“重金属”土壤。

表扬和不屑一直伴随着我的整个成长过程和英雄情结。有时甚至也有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自己的表情,就好像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个世界,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观点。我对那些有鲜明个性的人总是敬佩不已,也许这种英雄情结是某种带有保守的倾向——这种保守并非一种有意识顽固,而是长期心灵浸润后的结果。江山易改,本性难易。我觉得这种保守起码应该是一种有益的坚守,但一想那讥讽的“脑袋有问题”,又觉得有些诡异。认同与不屑我都不在意,怕得是如今的这种冷漠,沉重地黏滞在心灵深处,不敢张扬,不敢冲破任何一种哪怕最简单的成规。当英雄行为到了像大熊猫一样的物以稀为贵那样,我们才选择承认他,喜欢他么?中华民族的文明史,其实也是一部英雄史书,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不知不觉中,那部热血奔涌,震撼人心的历史在被人人为或者别有用心的虚无搁置,甚至被丑化和抛弃,抽干了,变成了一部枯燥,干瘪的室内标本,放在那里无人问津。

在阴影中生活久了人,他自己也会逐渐变成了阴影的一部分。不知何时,还有的人把英雄的宣传和意识形态挂上钩,说是为了宣传的需要,是体制的特产,在质疑、颠覆甚至丑化英雄的过程中寻找快意。那么在法国,对圣女贞德的任何调侃与不恭,都被会看做是犯罪的极端行为;在印度,如果谁胆敢对甘地指手画脚,普通百姓就会把他当做大逆不道的疯子和罪犯;在美国,马丁路德金是反抗种族歧视的精神领袖,对其的任何不敬都会遭到普通公民的谴责,这都是为何?英雄情结和英雄行为应该是普世价值观中最有共识的道德和境界认同。英雄不是点燃的蜡烛,而应该是一束纯净的阳光!蜡烛有燃尽的时候,而英雄的精神会永存,此无关主义,也无关立场,而是一直由历史的卷轴在印照和证明着。

由于种种原因,在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停止了红场阅兵和纪念卫国战争中英雄的活动,而且进行所谓的“完全去苏联化”人为断了军队的血脉营养。结果不但军队的士气受挫,而且很快波及和措乱了社会心理和秩序。普京继任后,敏锐地察觉到这一问题,果断恢复红场阅兵和对英雄的纪念,俄罗斯军队也逐渐恢复了荣誉感和血脉,走出了历史的虚无主义的影响。一个民族的英雄不应该受政治因素的变迁而受影响,他们为这个民族做出的伟大牺牲和贡献是这个民族的宝贵的精神富矿,这样的民族才能永葆英雄情结,焕发耀眼的光芒。

前年,单位组织去海南旅游。见过万泉河峰峦起伏,流水穿林绕麓;欣赏过风光优美、海水如镜,沙滩如银的亚龙湾;还有如诗如画,美有胜收天涯海角风景区后,准备在三亚乘车返回。候车时大家都在兴高采烈的谈论着一路的风景,兴奋依旧。这时出现一个驻着拐杖的残疾乞讨者,他很有些特别,不同于一般乞讨者,他眼里露出一股凶光,拿一个碗走到候车室乘客面前,一句“给钱”就凶狠地逼视着对方。很多人被他那凶狠的眼光压住,赶忙往里面丢钱。到了我这,心里很有些不爽,一边掏硬币,一边直盯着他说了句“你要钱也不能这样要嘛!”没想到这家伙突然挥起拐杖就打过来“我就这么要,你管得着,别人都不说,就你屌?”搞得我茫然失措,毫无心理准备,没办法只有东躲西藏在人群里。好在快要验票进站了,没想到那家伙居然在验票口守着,好不容易在同事们的掩护下,从另一个验票口落荒而逃似地进站上了车。他们都笑我,看你这英雄形象算是毁尽了,英雄情结也丢了。哎!惹不起!这英雄情结像洒落了一地的鸡毛,真得是有点心酸!真有点"三亚归来不看海,除却亚龙不是湾"的味道了。

这当然只是一个偶然的小插曲,你不能说现在社会的一些现象,就把英雄和所谓“斗狠”相提并论,甚至于就否认大多数人的英雄情结。也许他们似乎是沉默的、面目模糊的一群,你很难找出可以作为代表来分析的人物,因为没有形成那种昔日英雄辈出的现象,也没有创造过新鲜的壮举。在历史的河流里,一个人真正坚守和投入任何一种情感,不是因为没有迷失过,没有选择,没有自私,没有贪婪;而是因为没有也不想抛弃、放弃,不想只是做一个看似冷静、实则不知道如何处理自己的旁观者。

去年,因我常给报社和知名网站写热点时事评论,也成了周围圈子内所谓“名人”。一个十五年前由于刑讯逼供而错判故意纵火罪的人的父亲找到我,恳请我给写一篇评论呼吁一下——他儿子冤枉坐了十五年的牢,现在虽承认证据不足和当初的刑讯逼供而无罪释放,但赔偿无着落,也不公开恢复名誉。我欣然同意,还利用休息时间去了解,主要是当地公安和司法相关人员因为这个案子涉及到很多人的仕途,所以踢皮球、装睡。于是我就实事求是地在网上写了一篇专题评论,没想到引起轩然大波。不但当地涉案部门以污蔑诽谤而把我告上法庭,甚至我和家人不断收到威胁电话和短信。

经过数月的折腾,最后官司虽然以原告方撤诉而不了了之,但是我却高兴不起来,没有一点赢的感觉。当事人和相关部门私下和解得到了一定赔偿后不但不为我出庭作证,而且还不再接听我的电话。家人和朋友都埋怨我“充英雄”多管闲事,吃亏不讨好,我无言以对。当然,我想他这样做有他的顾虑和难处,肯定也是收到了一些不确定的“信息”。毕竟他和家人天天还要在那个地方生活,还要与他们打交道,我之努力为他争取到了本该属于他的公平正义,虽然并不完美。虽然这件事让我身心疲惫,但还是无怨无悔。我想,如果每个人在准备“充英雄”时,就想得到所谓理所当然的“回报”,那不就丧失了英雄情结的初衷了。

某一个甚至某一群体的人可以没有英雄行为,但是作为一个社会却不能失去英雄情结。如果都是那样的“成熟”,那整个社会群体必然是一副心事重重、怀疑迷茫、未老先衰的神情。许多次像企鹅一样摔倒,在疼痛与无奈的刺骨寒风中,企望接受一场命运的大雪。虽然如今欲望横流,道德迎风瓦解,许多人被浮尘撞倒,似乎乱了方寸,但只要内心深处还有一颗英雄情结的灵魂,哪怕再一次挂在刀尖上,也会使每一个夜晚意外地尖锐,每一个清晨锋利无比,每一个黑暗废墟中烛光显得特别的温暖。

虽然我的英雄情结屡遭打击,但依然坚信,不管市场价值观念是怎样地汹涌而至,也不能完全用市场的眼光和价格去衡量和估算英雄行为的价值,去贬低甚至抛弃一个人乃至一个社会的英雄情结。从某种一样上说,英雄的群体就是代表一个时代的符号,如果找不到这个时代或历史的切入点,你将无法找到存在的理由和价值感。如果无法感受到问题和矛盾之源,你就如进入无物之阵,陷入四面空虚的困境。难道因为我们生活在社会历史特定的转型期的琐屑之中,就不配拥有进入历史并寻找自我的机会和权利,就不配拥有一份初心的坚守么?英雄,应该永远是社会价值的标杆灯塔!他们照亮了历史的道德天空,丰富着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成为社会核心价值观中最为丰富的精神沃土。

迷茫的时代,需要英雄成为头顶上的“启明星”;怀疑时代,需要英雄成为心中的“压舱石”;浮躁时代,需要英雄成为人生矫正的“坐标系”。英雄之所以在人们心目中是高大的,是有光环笼罩的,这是因为英雄从来就羞于与自私贪婪为伍。英雄不是凭空出世,也不是天外来物,他需要一份全社会英雄情结的土壤来培育和托举,那么,现在的人们能做到吗?

隔阂似乎比砒霜还要毒。每每就要在放弃的瞬间,总有一线高原的光反复照耀下来,像一本神灵的读物,迫使我寂静地坐着,从阳光里一页一页翻阅悲伤,从灵魂记忆里查找幸福的源代码,从奔跑的悔恨里拦截精神暴力。疏远与分离让心灵一针见血,误解甚至不屑使这份英雄情结变得成熟起来,只要它一闭上眼睛,苦难就睡着了。

当然,没有人会甘愿平凡。怎么才能叫不平凡呢?舍生忘死,慷慨捐躯,拯救生命,挽救危亡,这固然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或能够勇于做到的,可是当看到扒窃能喊一声,人有危难拉一把,应该是大多数人能够做到的。当洪水肆虐,淹没一切的时候,每一滴水都参与了犯罪;同样,当阳光升起,穿过雨雾阴霾温暖大地之时,每一缕阳光都奉献了光和热。所以我认为,英雄情结可以是一种理想,一种追求,一种上进,她应该从点点滴滴的小事中闪现出人性的光华。如果真的能做到这一点,那么英雄也很普通,英雄情结的光芒又无处不在,英雄也就离我们很近。

社会中很多有英雄情结的人很多时候那种无助的感觉真像被架空一样。并不是这份情结本身没有意义,而是作为一个每天面临柴米油盐的拷问中,不知道怎么寻找到理想在现实与历史共在平衡的感觉。更为致命的一点是,作为一个有点英雄情结的人,其实也即确立一种阶层和一种生活方式,它是否意味着你再次被隔离开来呢?当一份英雄情结就受到讥讽的时候,它所蕴含的内在破坏力和启发价值就逐渐扩大了,这个社会将会再次未老先衰。

诚如著名诗人潇潇诗中所言:你不能让一切都成为可能/ 你只有一副肉身和一颗被逆风吹散的心/ 学习苦难,接近幸福/ 让生活中那些重负不要致命/ 纯粹为自己活一次/ 最短60秒,最长下半辈子/

人都是会死去的,这对每个人来说,是不公平中的最公平。始终保留中一份英雄情结直到死去的那一刻,未免不是一种淡淡的幸福。

灵魂像一条鱼,平时潜藏在水底,时不时跃出水面。

仰望星空,扣问初心,让灵魂与脚步同行!伤口上长出的翅膀,依然在追寻梦中的红帆船!我骄傲,我有点英雄情结!我坦然,即使它还时不时跟我发生一点争吵!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05-22 15:03  【打印此页】  【关闭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北京赛车开奖平台:变于形 修于心 试驾江淮iEV6

技术支持:织梦58